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川渝大旱:缺失的不仅是水 大旱凸显水利欠账

2018-12-08 20:21:55
川渝大旱:缺失的不仅是水 大旱凸显水利欠账 重庆永川市目前气温依然偏高,旱灾仍然严重,干涸的堰塘等随处可见。

图为南大街街道办事处代家店村的小孩在龟裂的堰塘里玩。

重庆云阳县当前抗旱工作中严峻的问题是饮用水水质下降,农业灌溉无法保障,给抗灾自救带来被动。

图为云阳县高阳镇,一名农妇挑水抗旱。

丙戌七月,川渝大地遭遇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旱灾。

农田龟裂,水库干涸,水稻晒成了“杂草”,玉米晒成了“干柴”……四川省2800多万亩农作物受旱,近450万人出现临时饮水困难,因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88.7亿元;重庆市1972万亩农作物受旱,791.24万人和732.99万头牲畜出现临时饮水困难,旱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5亿元。

刚刚经历的这场特大旱灾,引起我们对水的再思考。

大旱凸显水利欠账 重庆大足县是旱情严重的地区之一,可在高升镇旭光村,却是大旱无大灾。

8月10日,记者在旭光村看到,一片片稻田绿意盎然。

“我数了一下,一穗有400粒稻谷,一亩能收1000斤。

大旱不减产,全靠水利设施了,”村民赵忠良自信地说。

今年3月,作为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区,旭光村的530多亩田修上了灌排渠道,家家田头有灌渠,田里有毛渠,灌溉方便,派上了大用场。

的确,水利设施发挥了显著的抗旱减灾作用。

据重庆水利局测算,同样的旱情,水利设施完善的地方可减少经济损失50%—70%。

在重庆,其他地方情况可没旭光村这么幸运。

一些地方,不仅农田绝收,还出现人畜饮水困难。

武隆县有51个村靠驮运吃水,巫山县葛家村村民需要到4公里外挑水吃,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有的地方运水费用涨到50元/吨,有的地方为了保人饮水不得已卖掉了牲畜。

“水利设施欠账多、投入不足,重庆至今没有一座大型农灌水库,应对今年这样的特大干旱,脆弱的水利设施显得捉襟见肘,”重庆市水利局办公室副主任卢峰说,目前重庆有中型水库48座,但库容较小,许多渠系配套差;人均蓄引能力为135.5立方米,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1%;农业人均旱涝保收田面积为0.2亩,相当于四川的一半;1000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

不仅如此,由于长时间干旱、高温,目前有473座水库干涸,大坝裂口深的竟超过1米。

这种现象不只是在重庆,四川也是类似情况。

安岳县有1/3小型水库,因为渠系老化、损毁严重,即便水蓄起了,也难以开闸放水;广元市许多水利骨干工程带病运行,平时只能小打小闹整治,要动大手术就需要大量资金,而单家独户是出不起这笔钱的,所以年年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