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獐子岛13亿定增输血计划叫停 或引发行业地震

2018-12-07 22:55:35
獐子岛13亿定增输血计划叫停 或引发行业地震 2014年前三季度,獐子岛以借款方式取得现金超过34亿元,而公司上市以来借款现金年度均值仅1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前三季度,公司为偿还债务又支付现金22.76亿元,2013年更是借款32.8亿元但还债31.8亿元,此前数年的借款也大多用于归还债务。 随着监管部门介入,债务高企资金链摇摇欲断的獐子岛(002069.SZ)接下来面临的或许是生死劫。 11月18日晚间,一直处于停牌自查状态的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将终止此前的非公开发行计划。与此同时,公司也于近期收到证监会《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按照今年6月公布的定增方案,獐子岛拟以12.6元/股的价格,发行多1.09亿股,以募集不超过13.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獐子岛曾表示,此次定增计划将可以缓解公司的财务压力。 “目前獐子岛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危机漩涡中。”锐财经行业分析师刘江远11月1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比定增的目的,让投资者担忧的是,撤回定增申请之后,公司的偿还银行贷款事项是否会为业绩埋雷。 一直靠“融资”活着 “这家公司似乎一直是在靠‘融资’活着。”在分析了獐子岛近年来的财务数据后据记者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獐子岛融资动作一直在延续。 2014年前三季度,獐子岛以借款方式取得现金超过34亿元,而公司上市以来借款现金年度均值仅1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前三季度,公司为偿还债务又支付现金22.76亿元,2013年更是借款32.8亿元但还债31.8亿元,此前数年的借款也大多用于归还债务。 獐子岛融资结构也令人关注。公司2014年三季度资产负债表显示,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26.82亿元、7.15亿元。 “獐子岛高度依赖短期债务,融资结构不甚合理,因为短期借款多为1年以内银行贷款,而獐子岛主营的底播增殖项目收获期为3 年。”刘江远分析道,“短借长用”加剧流动性风险,致使公司高度依赖借新还旧。 据记者注意到,自2009年起,獐子岛根据会计准则开始披露借款费用资本化的金额,仅5年就涨了10倍。 2007年后,底播虾夷扇贝归类为存货中消耗性生物资产,2009年至2013年,獐子岛计入消耗性生物资产中的借款费用资本化金额,分别为937.99万元、1710.59万元、3485.45万元、9178.37万元、1.21亿元。 事实上,除了银行借款,獐子岛自上市以来已经多次再融资。数据显示,獐子岛已从资本市场先后融资超过33亿元。其中,獐子岛分别于2006年和2011年通过IPO和定向增发募资7.08亿元和8亿元。此外,獐子岛还发行过4期短期融资券,在债券市场累计融资18亿元。以起息日划分,2010年獐子岛首次发行短融5亿元,2012年3月和5月分别发行短融5亿元、4亿元,一次短融发生在2013年8月,融资4亿元今年8月已兑付。 债务高企 随着定增输血计划的终止,獐子岛面临的资金压力已经颇为严峻。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獐子岛负债合计达到37.99亿,其中流动负债30.27亿,短期借款26.82亿,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为8.21亿。 与此同时,银行贷款和短期融资券也为公司带来了高额的利息支出。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4年度1-6月份,公司利息支出分别为3336.86万元、5558.90万元、7419.48万元和4779.87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利润的比例为5.37%、39.55%、91.82%和101.61%。 “实际上,獐子岛的经营形势下滑已早有前奏。”刘江远分析,2011年、2012年、2013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98亿元、1.06亿元和9694万元,直至今年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 根据预案中披露的情况,獐子岛2011年至2013年各期期末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8.50%、48.04%、54.07%,而有息负债占净资产的比例更是分别高达47.39%、75.04%、98.25%。按照獐子岛2013年年报披露的财务数据推算,公司截至2013年底的有息负债高达23.6亿元。 让市场担忧的是,獐子岛控股股东同样出现一定的资金风险。 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以下简称“獐子岛投资”)目前持有的流通股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2199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93%。 獐子岛投资持有獐子岛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2542.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45.76%,其持有的67.59%獐子岛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若獐子岛复牌股价出现大幅下跌,獐子岛投资可能会被要求进一步追加质押。”刘江远分析道,目前獐子岛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危机漩涡中,公司将有可能面临定增破产、市值暴跌的局面,资金链紧绷的质疑甚嚣尘上。 行业地震 10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了2014年第三季度财报及系列公告,称公司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原因是海洋牧场受到北黄海冷水团影响,几年前在海里播下的价值7亿元的虾夷扇贝死亡“绝收”。 这一消息旋即引发了市场地震,被认为是今年A股市场的一起“黑天鹅”事件。 11月4日,深交所就扇贝绝收发函给獐子岛,要求公司进行自查。11月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就业界质疑獐子岛财务造假问题表示,证监会目前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獐子岛带来的震动远远不止公司本身,受獐子岛巨亏事件影响,水产行业部分公司借壳据记者,有水产公司计划借壳上市,与壳公司已经签好合同,并交付诚意金,没想到獐子岛事件出来,对方还考虑到水产行业不景气,借壳上市就黄掉了。 一个现实是,水产企业登陆资本舞台并非易事。在A股市场上,水产上市公司寥寥无几,仅有东方海洋、国联水产、丰乐种业、中水渔业、壹桥苗业、百洋股份、獐子岛。在IPO排队企业中,仅有一家渔业公司——杭州千岛湖鲟龙科技,由国泰君安保荐,拟登陆创业板。 有多名投行人士表示,不愿意碰农、林、牧、渔业项目,主要在于“难审计”,且往往造假事件多发生在此类公司。 “獐子岛事件,让投行人士对农林牧渔行业类项目会更加谨慎。”刘江远说道。 一个佐证是,今年7月1日,与獐子岛同处于长海县的大连海洋岛水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撤下IPO。 软磁厂家
婴儿反复发烧怎么办
景观水车价格
公路护栏网
小孩发烧物理降温
7个月宝宝咳嗽
五个月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小儿退烧药
小儿低烧怎么处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