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如何约短平快

2018-11-05 10:07:46

摘要:校园社交应用的盈利潜力很不好,市场非常窄。太疲惫了,他们说。盈利对于校园社交是绕不开的痛,不少人已经做出了尝试,但这些尝试多以半死不活艰难存在,为什么?怎么办?

早年间相识于人人的络情侣们,已有人结婚生子。想好心帮帮忙的师兄们,却没等来师妹的回眸一笑。今天,是个红男绿女把约挂在嘴边的时代,是个连超级课程表都能化身泡妞神器的时代。人际关系飞速变化,年轻人的心情浮动。这一切,都让淘金者们视校园社交为下一片热土。

如何约?短平快!

荷尔蒙经济催动校园社交市场,淘金者前赴后继

什么是校园社交App的用户痛点?约!

荷尔蒙经济,被视为社交产品发展的永恒驱动力,从摇一摇的,到看附近的陌陌,再到今天我们将提及的师兄帮帮忙、11点11分、tataUFO就连不久前因90后霸道总裁余佳文而红极一时的工具应用超级课程表,也被冠以泡妞神器的称号。

围绕一个约字,玩法很多。玩转它的,却寥寥。

对师兄帮帮忙的负责人江友青来说,这是个由约开始,以分结束的故事。三年前,申磊、江友青等人创办了高校社交平台师兄帮帮忙,口号是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师兄帮帮忙的模式很温情,目标很清晰师妹发布困难,师兄帮忙,后来的故事任君想象。

同学们对约的需求是旺盛的,师兄着实火了一阵子。2011年光棍节,尚为雏形的师兄帮帮忙站在清华校内公测,迅速在高校间蹿红。团队很快上线了移动端App,2013年初已面向全国100所重点高校开放,累计用户120万。

但在今天,江友青回顾这段往事,却坦承自己走错了路。约的本质决定了它必须短平快,帮忙这种方式太绕了。快餐社会,陌生异性交往也讲求效率。师兄那点儿迂回的小心思,早已抓不住师妹们活络的心。

如今,在江友青口中短平快的陌陌已经上市,师兄帮帮忙App里面却成荒芜之地。江友青告诉,整个师兄团队已经转型,专心做高校分期付款平台分期范。

尽管师兄们黯然离场,但师弟师妹们约的需求还在。校园社交应用的沙场上,后来者层出不穷。跟主打熟人社交,对陌生人限制多。陌陌这种赤裸裸的方式,不一定为大学生所接受,大学生还是注重情感交流。所以我们相信这个市场需求还在,机会还在。校园交友App11点11分的负责人秦旭斌告诉,那怕是已经不复昨日辉煌的人人,也告诉后来人,高校社交这个领域,绝非没有成功的可能。

反观今天的高校社交App们,也许江友青的经验不假短平快的产品正在占据主流。不过相比简单粗暴的陌陌,这些产品多了一份小心机和小暧昧。例如一度被称为校园陌陌的tataUFO,其用户每晚10点会收到平台推送的一位同城异校的异性,可以选择 Like 或 Pass。如果对方恰巧也 Like 了你,你们就可以互相看到联系方式等详细信息,并在应用内、甚至线下展开互动。而主打校园轻暧昧的11点11分,则把时间选择每晚11点11分,匿名配对同校或异校学生,聊天时间只有十一分钟十一秒。

目前看来,年轻人对短平快的约青睐有加。这几款应用在上线数月的时间里就累积了数十万用户。11点11分的负责人告诉《IT时报》,其用户日活跃率为20%。

也许正因如此,同样加载了社交功能的超级课程表课程格子等工具类应用,并不为社交界的同行们看好。App有专属属性,工具来做社交还是太绕。接触的几位社交江湖人士均表示,工具产品做社交,某种程度上是强行改变了用户习惯,有点问题。

到那约,钱谁出?

盈利点难寻,师兄们死在沙滩上

荷尔蒙经济巨大的感染力不仅让App开发者们前赴后继,显然也撬动着投资人的心。无论11点11分、tataUFO,还是新任泡妞神器超级课程表,都获得了从天使到A轮数额不等的投资,规模至少在千万人民币以上。已经黯然离席的师兄帮帮忙,曾经也获得过IDG和薛蛮子的天使投资。 然而,融资只是创业步,漫漫成长路才是痛苦摸索的开始。

校园社交应用的盈利潜力很不好,市场非常窄。我们做师兄帮帮忙三年,仍然没找到盈利点,太疲惫了。对于校园社交这块市场,江友青已然累觉不爱。除了初模式没有走对以外,师兄们转型的原因还在一个钱字。在师兄帮帮忙的发展历程里,曾数次遭遇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社交产品要么靠强运营,要么靠买流量。后期运营成本非常高,我们根本无力承担。漫长的挣扎期让整个团队身心俱疲,那怕看到了模式定位上的错误,也再无转圜余地。当初创业时还在学校,做的是理想,是情怀。但今天,大家都毕业了。员工们都要结婚生子,都要买房,我们真的需要赚钱!

于是,师兄们直接放弃了社交市场,专心做高校分期平台。这是个可以现时盈利的市场,上线仅四个月,月均借款额就超过两千万。我们跟线下金融公司合作,说白了赚的就是个手续费。这个盈利模式很清晰。提及此事,江友青仍得感谢被摒弃的师兄帮帮忙,尽管应用已荒废,但其带来的流量还在,师兄的页面上,赫然可以看到分期范的链接。

分期要靠流量,但更重要的是,对分期付款有需求的人口很庞大,我们目前做高校,日后还可以拓展到白领,到整个社会的年轻人。

江友青说。无独有偶,中国校园社交曾经的人人,目前也在做分期平台。以社交起家做分期,也许是个不错的转折点。

尽管前人已经放弃,后来者却不甘示弱。秦旭斌告诉,从11点11分目前的用户活跃度来看,显然高校社交的需求还在,市场还有,而盈利目前还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拿到天使投资之后,我们需要的是专心做好平台,扩大流量。只要流量有了,未来找到盈利点就不是问题。游戏、O2O都可能成为我们尝试的方向。

约成功了你能养活妹子吗?

尝试者众多:盈利靠O2O,还是游戏?

对于校园社交盈利这个绕不开的痛,不少人已经做出了尝试。探索大致分为三个方向:广告、O2O和游戏。

曾经的校园霸主人人有过成功范例。在用户日益流失的今天,人人游戏仍然盈利的。但过分倚重广告和游戏的后果显而易见:用户体验差,流量日益下滑。不少人人用户对忆及:人人曾多次出现大范围的Bug,如已读私信仍然被重复推送、更新信息看不到等等技术性问题,让很多同学对人人终丧失了信心。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人人过分急功近利,忽视了产品。

在PC端人人将模仿做到了。先是看到页游火,抓紧开发页游;看到视频站火,就抓紧收购56视频, 如今56已被搜狐收购;看到团购火,就收购糯米,未曾想没过多久,团购就遭遇寒流,行业洗牌之后其运营又不利,结果终还是将糯米出售给了百度这也是造成人人大量员工流失,运营成本过高等使其加速没落的重要原因。而上人群从PC端到移动端的迁移,更是给了人人重重一击。人人游戏主要在PC端,从目前看来,业绩一直下滑。在悲观者的眼里,人人或将失去游戏这的疆场。

人人在PC端的成功和后来转型的失败,让目前大多处于起步阶段、技术团队薄弱的校园社交App们意识到,游戏是个过分甜蜜的负担,他们大多数暂且把眼光放在了O2O上。

工具出身的课程格子,同样欲发展社交和服务,打造校园版58同城。课程格子CEO李天放曾对媒体表示,目前在格子 BBS 中,交易、兼职等硬性需求的占比已经达到约 30%,而课程格子正在跟一些企业展开兼职联运,以把控兼职版块的内容质量。格子同时还推出了社团联盟,提供一款 O2O 工具,让社员招新、运营、活动发布可以更便利地实现。

有O2O野心的不只格子一家。以约为名tataUFO ,已从今年9月起陆续和诸多一线高校联合举办活动,比如赞助支持北京大学的青春炫跑 Color Run、清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园歌手大赛、复旦大学的Mr. Muscle 健身比赛等。据了解,由于 tataUFO 在一线高校的用户相对活跃,学生会经常邀请 tataUFO 作为比赛报名、抢票和投票的平台。

亦有业内人士认为,阿里巴巴投资超级课程表的目的,在于将其作为一个O2O入口,与阿里巴巴的本地生活打通。

O2O并不是那么容易吃到的蛋糕。在一位专做本地生活O2O的业内人士看来,社交App做O2O尽管可以利用本身社交属性带来流量红利,但无法忽视的问题是,O2O盈利本身就是件非常难的事情,运营成本、人力成本都非常高,庞大的团队要如何维系将是个难题。

江友青同样不看好O2O模式。很现实的问题是,这些App要想给商家引流,转化率到底能有多少?其中的利润空间又能有多大?从目前来看,重点在约的校园社交App大多并非这样的强关系社交。而在江友青看来,目前的弱关系社交能够靠广告、靠引流盈利的,尚无先例,前景也并不明朗。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也许,在强大的资金支持下,靠着拼运营和后台技术团队,轻产品,重服务,校园社交App们真的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观点PK:高校社交是不是伪命题?

是。大学生这个群体,喜好千变万化,并不存在明确的共同需求。荷尔蒙经济是存在的,约是个全人类的痛点,但大学生不是。终能够持续发展的校园社交平台,终都从校园走到了全年龄的人群,Facebook就是个很好的案例。靠社交从这个人群中盈利,本身就很难。如果找到准确痛点,先做成强关系社交,再从自身产品探索出一些盈利点,尚有一线生机。

江友青

不是,大学生的专属性还在。 电子围栏就是个很好的例证,只有在校内登入的大学生才能注册11点11分这个平台。这本身就代表了这个群体的特殊属性。都是约,但大学生的情感需求与社会人士不同。娱乐、生活需求也不一样。

秦旭斌

目前校园产品的竞争环境已经日益艰难。作为早期入局者,我们幸运地享有了两年人口红利,以比较低的成本快速积累上千万用户,但现在增长红利期已经过去,下一波红利将来自更深度的 O2O 发展,此时,服务端的技术会越来越重要。

李天放

华豫之门海选鉴宝地址
无花果树苗
低温制冷机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